我的师父很多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谢正豪看着仍旧还背着包囊的王安风,仍有些不敢置信自己两人居然在一招之间就败下阵来,看了看直接昏迷不醒的唐会欣,咬紧牙关,道:

  “你……究竟是谁?”

  “这一次来第一庄的,没有这样体魄的人才对。”

  王安风答道:“我也很想要知道,结庐剑堂算是名门正派,为什么会变成白虎堂的伥鬼?”

  谢正豪体内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一般难受,这个时候反倒咧嘴一笑,道:“什么叫伥鬼?堂主救我性命,也传授我一身武功,让我从一介乞儿变成了江湖上人人害怕的大剑客,我心甘情愿为堂主驱驰。”

  “你懂个甚么?!”

  声音未落,已出一剑,手中宽剑不动,弹出一柄细长钢剑,剑法诡魅冷冽,直指王安风要害,王安风手指将这柄剑剑锋夹住,短促刚厉的剑鸣声音才起就被生生遏制住。

  谢正豪当即猜得了不止琴音没有用,连喝下去的那几杯黄酒都没有半点作用,心中暗恨,咬牙一抬手将剑锋拍断,一手鲜血淋漓,一手持着断剑朝着一侧飞扑过去,看到王安风出现在面前的时候,甩手一下将手中断剑朝着唐会欣射去。

  与此同时,体内内力暴起,要将自己经脉崩断。

  可是气机才运转开来,一只手掌已经按在了他的肩膀上,阳刚内力涌入其中,将暴动的气机和内力全部压制住,原本自尽的过程被阻隔。

  谢正豪心中一阵复杂,转头看向唐会欣的方向,本以为会见到血肉模糊的尸体,却看到另一名王安风伸手抓住了那把剑,然后缓缓消散。

  此刻方才发现,背后那人手中抓着一柄断剑。

  残影?

  谢正豪张了张嘴,心中震荡,王安风弹指将那柄断剑扔出去,漫不经心道:

  “从无心那里得来的消息果然不错。”

  “打算伺机刺杀来第一庄的江湖名宿,挑起纷争,这些人自然不可能对第一庄下手,但是却足以让第一庄威望下跌,再压不住这草莽龙蛇四起的江湖,到时候也方便你们白虎堂继续行动。”

  “而若是防备森严,难以下手,那么你们就自尽数人。”

  “几个中三品的武者,掀翻了天下第一庄雄峙江湖数十年的威名,怎么看都是赚大了是吧?如果是我也不会有多少迟疑。”

  谢正豪神色变了数遍,王安风声音笃定,又提到了无心之名,令他只觉得此人似乎听得了他们昨日夜间的商谈,背后止不住升起寒意,旋即意识到这有可能是故意开口诱导,心中镇定。

  但是这个时候,王安风已经后退一步,淡淡道:

  “你脉搏速度上升了三成。”

  “看来,我猜对了……不是吗?”

  “你!!”

  谢正豪微怔,旋即不可遏制浮现羞怒之情,抬手猛然朝着一侧墙壁撞击,仍旧存了必死之心,王安风手指轻弹,指法刚猛,击在谢正豪一处穴道上,内含数重劲气,瞬间将其内劲打散,跌坠在地上,落地之后,仍旧破口大骂。

  王安风抬手一指凌空劲气将他哑穴点住。

  踱步往前,随手抓起了谢正豪落在地上的宽剑。

  宽剑做刀,猛然劈斩而下。

  刀鸣之声暴戾而起。

  刚猛霸烈至极的锐气与杀机混合,谢正豪双瞳骤然收缩,大骂声音更是戛然而止,剑锋死死擦着他的脸颊没入地面当中,谢正豪脸颊上被劲气撕扯出许多细碎伤痕,鲜血淋漓而出,心跳几乎停摆,直到数息之后方才疯狂跳动起来。

  他此刻已经知道了眼前人的身份。

  年轻一辈,高深莫测的内功修为,走霸道一路的刀法。

  满足这几项条件的人并不多。

  王安风松开剑柄,那柄宽剑坠在地上,然后毫不客气,俯身抓起谢正豪,将他扔在座椅上,右手在谢正豪肩膀上拍了拍。

  谢正豪面容瞬间惨白一片,神色变得狰狞可怖。

  只是刚刚轻轻一下,他体内的经脉仿佛拥有了自己的灵性,如同一团一团扭曲的蛇,不断抬头甩尾,连带着肌肉筋骨蜷曲成一团,也曾是刀剑上走过不眨眼的铁汉,这一下额头上反倒渗出大滴大滴的冷汗。

  想要挣扎,却不知何时被点了穴道,动弹不得。

  想要张口怒吼嘶咆,却被点了哑穴,竭尽全力,只在喉咙里发出了细微急促的嘶嘶声。

  王安风负手立在古琴旁边,手指落在琴弦上。

  琴弦响动将这原本也极细微的声音压制住。

  琴音引动内气,令谢正豪心中烦闷异常,姜守一先生自然不会传授给他这种招数,但是之后他的琴艺一直是赢先生看管指点,琴棋书画皆有涉猎,造诣不低。

  尤其琴音甚好,没有半点燥气。

  过去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,谢正豪已经如一瘫烂泥瘫软在椅子上,汗水不断往下滴,王安风最后叩击了下琴弦,音调略有肃杀,轻描淡写道:

  “这是我药王谷改脉手里的基础手段,在这上面还凑了三十六种天罡数,其中有一种法门,能够让你无法昏迷,还有一种用来体悟内力流转途径的点穴手段,能让武者感知数倍放大。”

  “我很好奇。”

  “你对于白虎堂的忠心,能够让你支撑到第几种。”

  方才那叩击琴弦的一下令谢正豪体内内气涌动撞破哑穴,他瘫软在椅子上,仍旧勉强露出冷笑,道:“有本事,杀了我……”

  王安风平淡道:

  “我从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一个道理,对于敌人心存怜悯其实就是令仇者快亲者痛的事情。”

  “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下不去手。”

  “这是第二种,平素。”

  并不打算听谢正豪开口,王安风说完之后,抬手弹出数指,谢正豪身子猛地僵硬,旋即绷紧,脖子上一根根粗大血管贲起,如同深林巨蟒一样盘旋,粗大异常。

  一炷香后,谢正豪双目失去了先前挣扎的欲望,只余下了一片死灰。

  王安风为他解开哑穴,坐在谢正豪对面,道:

  “我有些问题,想要问你。”

  “希望你能够如实告诉我。”

  “不过你不说实话也没有关系,我一向很有耐心。”

  ………………

  天下第一庄今日来客极多,几乎随意挑一个时间,从别远处看向大道上,都有一个个负剑弟子来来去去,引着那些打扮衣着各异的男男女女,放在大秦许多地方,都是能让一座江湖晃上几晃的人物。

  但是许多仍只能留在山腰处的别院馆中落脚,倒也没有什么人有何不满。

  结庐剑堂算是大秦西南一带最强剑派,安排下的地方也就是比起山腰高些的地方,还上不了三重门后的位置,第一庄三重门内,是七宗高人,以及江湖上纵横来去的大高手们才有资格在的地方。

  即便如此,也将山顶上别院住满。

  不夸张的说,若昆仑上那位发了狂,一路打杀到三重门后,将那里别院中住客不分黑白一气打杀,然后自后山冲杀出来,倘若众人合力也拿不下他,那大秦江湖少说要萎靡不振一个甲子的时间。

  王安风推开窗户,看到又有一位老人大笑踏空直上九重霄。

  许多人听得了朗笑声,也不知道多少人心中羡慕地厉害,从来高处好风景,第一庄上最高处的风景倒是不一定有多好看,不够能和整座江湖上身份地位最高的那几位并肩其看风光,不提风光如何,只是这件事情,想想也足够醉人。

  王安风收回视线。

  在他的背后,出身白虎堂的谢正豪与唐会欣已经彻底陷入昏迷。

  他刚刚问完谢正豪之后,将这名使用宽剑的剑客直接一手刀砍晕,然后又将唐会欣唤醒之后问了相同的问题,过程自然多有波折,问出来的是否就是事实和真相也不尽然,但是至少可以作为参考。

  昆仑出山本就令平静了许久的江湖化作一滩浑水。

  白虎堂的目的则是要在天下第一庄第二任庄主上位的时候,将这一座江湖彻底搞混,最好杀些江湖上的老好人,不惜触怒第一庄,也要将令它威名扫地,再压不住江湖。

  若是原先老庄主还在,确实没有谁人敢来闹事,以这位的掌力,即便是白虎堂堂主亲身来此,被逼近三丈之内,也不敢说能接下这位武夫一拳一掌,只是现在老庄主毕竟不在。

  王安风看了看背后两人,一连下了数种令人昏迷的毒,更用神偷门,药王谷与少林寺三个派别的点穴手法点了穴道,才安心将这二人扔在这里,转身出去,先是将事情和离伯说了说,老人大手一挥让他自去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的师父很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剑动九天只为原作者阎ZK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阎ZK并收藏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