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家小农女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建隆帝停灵满二十天时,西北传来战报,匈奴正秘密在黑山口外集结。

  京中四月正是人间好光景,西北的四月也是冰雪消融。虽冰雪融化万物复苏,但草还未长起来,战马不肥人无粮,匈奴选择此时集结,有违常理。

  三爷觉得一定有一个重要的环节被他和乌桓忽略了,而这一环节定关乎西北和漠北战事的胜负!

  若非小暖临盆在即,三爷定会立刻请旨奔赴西北。他神色冰寒地出了兵部赶往天章阁,六部衙门的官员见了晟王这脸色,都退避三舍,宫门内外的侍卫更是恨不得把头扎进胸膛里。

  是以,三爷这一路走来,竟无一人打断他的思绪。

  “老奴给三皇子请安。”

  三皇子这个称呼,已经很久没人叫了。三爷抬眸,见德喜躬身站在天章阁前,颔首道,“公公请起。”

  德喜直起身,“三皇子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  天章阁乃朝廷重地,德喜虽是先帝大内统领,但也不能随意入天章阁二楼说话。三爷转身,“公公请随本王去东厢说话。”

  天章阁南边有一排东厢房,是大臣们入宫报事等候休憩之处,现在柴严景未正式登记,朝事都由天章阁管着,东厢内空荡荡的。

  玄散推开房门后,德喜率先入内,用袖子仔细擦过桌椅,才道,“三皇子请。”

  三爷落座后,德喜便道,“王爷,有人在京城东三百里的海州发现玄孚行踪,老奴想过去看看。”

  三爷沉吟,道,“本王知公公捉拿玄孚之心切,不过玄孚躲在海州的可能性很小。因朝廷已下令海州禁海,无论官民船只,只准入不准出,玄孚跑去海州也无法脱身。”

  德喜弯腰行礼,“老奴知,但总要去看看才能放心。”

  他既然坚持,三爷也不拦着,问起他的来意,“公公需本王做些什么?”

  德喜再行礼,“老奴想向三皇子借一人同往。”

  难怪会忽然称自己为“三皇子”,德喜这是在提醒自己,他是建隆帝的儿子,该为父报报仇、出力么?虽然已知他要借谁,三爷还是问道,“何人?”

  “木刑。”

  三爷摇头,“不瞒公公,安郡王去西北时,本王遣了木刑同去,他至今未归。”

  德喜抬起头,“请恕老奴冒昧,三皇子派木刑去西北,所为何事?”

  “木刑心思缜密,善刑讯寻踪,本王派他去,一是寻找丢失的军粮下落,二是寻找乌羽。”三爷回道。

  人人都说三皇子冷面无情,但德喜知道,他对别人冷,但对乌羽和贵太妃,确是知冷知热。他派人去寻找乌羽的下落,德喜是信的。他缓缓直起身,“您府上的玄其可否借给老奴?”

  三爷又摇头,“玄其也有要务在身,功夫不低又不够机警的侍卫,本王能从大内和千牛卫中给公公找来几十个。”

  三爷这意思是说玄其傻,对吧?守在门口的玄散低头,笑得无比开心。

  见德喜不吭声,三爷直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掌家小农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剑动九天只为原作者南极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极蓝并收藏掌家小农女最新章节